门户首页 中外新闻查看内容

特朗普不愿承诺败选后和平交接权力,咋办?

2020-09-25 10:47:15 / 阅读量:464

特朗普暗示今年的大选结果可能最终会由最高法院来决定。如果在今年11月的美国大选中,现任总统特朗普输了,场面可能会有点难看。 ...

特朗普暗示今年的大选结果可能最终会由最高法院来决定。
如果在今年11月的美国大选中,现任总统特朗普输了,场面可能会有点难看。
  特朗普本人的态度印证了这一点。据CNN报道,9月23日,特朗普在白宫内接受采访时拒绝承诺大选后和平交接权力。他还再次质疑邮寄选票的可信度,暗示今年的大选结果可能最终会由最高法院来决定。
 ▲特朗普不愿承诺败选后和平交接权力。美联社报道截图
  由最高法院决定意味着什么呢?在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后,最高法院内保守派和自由派的比例为5:3。若是特朗普在大选前再任命一位保守派大法官,这一比例将变为6:3。这也就意味着,最高法院很可能会做出有利于特朗普的判决。
  简单点说,特朗普不愿意承认任何他败选的结果。若是败选,他也会想办法将这个问题提交到最高法院。那么,若是现任总统败选后又拒不承认,该怎么办呢?
  ━━━━━
  败选后是否会和平交接权力?
  特朗普:没有交接,只有延续
  在9月23日的白宫记者会上,《花花公子》(Playboy)白宫高级记者布莱恩·凯瑞姆问了特朗普一个问题,“您会承诺大选后确保和平交接权力吗?”
  《卫报》称,美国前总统们都会回答一个简单的“会”(yes),但特朗普没有。他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我们需要看看会发生什么,你知道的。我一直在强烈抱怨邮寄选票,它就是一个灾难”。 
  ▲特朗普:“我们要看看会发生什么”。视频截图
  凯瑞姆继续追问:“我明白,但民众正在产生骚乱。您能确保和平交接权力吗?”
  特朗普继续拒绝作出承诺,“取消邮寄选票,就会有一个很和平的——但坦白说,不会有(权力)交接,只会有(权力)延续。邮寄选票已经失控了……民主党人比任何人都了解这一点”。
  凯瑞姆之后在推特上发文称,“这是我采访中听到的最吓人的回复。我采访过已定罪的杀手,他们都更具同理心。唐纳德·特朗普正在倡导内战”。
 事实上,早在2016年的大选中,特朗普就拒绝承诺接受大选结果,当时他的对手、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抨击他这是对美国民主的攻击。特朗普在那一次大选中胜出了,但他的全国选票比希拉里落后近300万票——这一点他也曾多次提出质疑。
  对于今年的大选,特朗普也多次暗示不会接受败选的结果。今年7月,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就曾表示,“我得看情况,我不会直接说‘好’,也不会直接说‘不’,上次我也没说”。
  ━━━━━
  拜登团队:美国政府有能力将入侵者赶出白宫
  特朗普的发言引发热议。美媒纷纷以“特朗普拒绝承诺败选后和平交接权力”、“特朗普拒绝承诺大选日后和平移交权力”为标题予以报道。
  CNN指出,大选后和平交接权力是美国民主的基石之一,特朗普拒绝作出这一承诺,再次引发了外界对于他若败选会拒绝移交权力的担忧。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ABC)指出,特朗普拒绝承诺和平交接权力是史无前例的。美国首位主动辞职的前总统尼克松,在1969年的就职演讲中曾提道,“通过有序地交接权力,我们一起庆祝让我们保持自由的团结”。
 ▲特朗普拒绝承诺大选后和平交接权力。
  对于今年的大选,特朗普曾多次抨击邮寄选票,称邮寄选票会导致诈骗、邮寄选票是个灾难。然而美媒指出,特朗普的这些指控是毫无根据的。美联社评论称,一位在任总统对美国民主选举程序表示完全的不信任,这也是极为罕见的。
  对于特朗普拒绝承诺和平交接权力,民主党候选人拜登23日晚回击称,“我们处在一个怎样的国家中?看,他(特朗普)说出了最荒谬的话。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我真的一点也不惊讶”。
  拜登团队的回应则强硬得多,“美国人民将决定此次大选结果。美国政府完全有能力将入侵者赶出白宫”。
  曾在奥巴马政府工作的朱利安·卡斯特罗评论称,“在一天之内,特朗普拒绝和平移交权力,敦促尽快确认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以让他在大选结果受到挑战后再获得一次大选。这就是共和党真切存在的法西斯主义”。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民主党资深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等人都曾公开表示,要为特朗普拒绝离开白宫做好准备。
  不仅民主党,一些共和党内的特朗普批评者也对特朗普此言提出谴责。来自犹他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米特·罗姆尼23日晚在推特上表示,“和平交接权力是民主的基本原则……任何暗示一位总统可能会不遵守这一宪法保障的话都是不可想象、不可接受的”。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也对特朗普的言论表示反对。“和平交接权力对于民主运行是必不可少的,美国总统发出这样的言论会让每一个美国人担忧”。
  今年的大选可能出现怎样的混乱情况?
  事实上,不仅特朗普不会轻易承认败选结果,拜登可能也不会。
  据BBC报道,就在上个月,民主党2016年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曾呼吁拜登,在此次大选中若是选票相近,“无论如何”都不要承认败选。她指出,共和党人可能会想尽办法搅和缺席投票,同时调动一大批律师挑战大选结果。
  特朗普23日的发言验证了这一点。当天,特朗普再次强调希望在11月3日的大选前任命一位大法官,以接替前段时间因病去世的金斯伯格。他表示,“我认为此次大选最终将由最高法院决定结果,因此我们有9位大法官非常重要”。
  特朗普称,“最好是在大选前(任命大法官),因为民主党人推动的这场骗局(邮寄选票)将在美国最高法院前(接受审判)”。特朗普此前已表示,他将于本周六下午宣布大法官提名人选,候选人将是一名女性。
  在大选前就确认大法官提名人选对于特朗普显然是有利的。历史上,在总统选举产生争议时,最终是最高法院确定了总统人选。在2000年的总统选举中,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小布什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戈尔在佛罗里达州的选票差距不到0.5%,由此两人一路从佛州法院上诉至最高法院,最终最高法院以5:4做出了对小布什有利的判决,将小布什送入白宫。
  因此,若是今年的大选结果相近,落后的一方可能会提起诉讼要求重新计票,这一审判最终可能会提交至最高法院,由最高法院决定最终的获胜者。
  ▲“可能会分裂美国的一场大选”。《大西洋月刊》官网截图
  美国《大西洋月刊》指出,今年的大选可能导致美国进一步分裂,在投票、拉票、计票环节都可能会出现争议。“任何一种情况都可能发生,包括一方压倒性胜利导致大选无可争议。但即使一方早期优势领先,成百上千万的邮寄选票、临时选票也可能导致统计结果需持续数天甚至数周”。
  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法学院教授理查德·哈森称,“如果大选结果相近,我们可能会见证大选后法庭上、街道上的无数挣扎……我们这一次看到的大选灾难可能会比2000年的小布什诉戈尔案更糟糕”。
  《大西洋月刊》称,而最糟糕的情况甚至不是特朗普败选后拒绝离开白宫,而是他利用自己的权力来阻止一个对他不利的结果,甚至阻止出现一个共识性的结果,这样他就可以在这种不确定中继续执政。
  根据美国宪法第二十条修正案,总统的任期“应该”于1月20日中午结束——这一天也是新当选的总统宣誓就职的日子。但最糟糕的情况可能会出现两个人同时宣誓就职,其中现任总统手中则掌握着担任总统的工具和权力。
  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和公共事务教授朱利安·则利泽称,“我们完全没有准备好面对这一情况……我们讨论过,一些人也表示出担忧,我们也想像过那会是什么样子。但是,如果民主机制被用来阻止大选出现合法结果会发生什么,没有人有真正的答案”。
  中国社科院美国所研究员袁征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在今年的大选中,如果双方得票差距很小,可能会出现拉锯战,落后的一方可能会提出上诉,最终这个案子可能会一路打到最高法院。到了最高法院,若是没有明确的证据,基于目前保守派占优的情况,很可能会做出对特朗普有利的判决。
  “从特朗普个人的角度来说,他肯定是不会轻易认输的,这是他的行事风格,也是因为他知道败选对他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袁征说。如果双方票数差距比较小的话,特朗普可能会就邮寄选票来做文章,争取对他有利的结果;但如果双方票数差距较大,特朗普可操作的其实也不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关注我们
中国民生网与您同行

文章由用户自行发布,不保证真实性

举报邮箱:xjubao@163.com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中国民生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20-2025 中国民生网 All Rights Reserved